碧螺春碧螺春百科碧螺春茶文化

斜阳之下碧螺春散文之一

时间:2013-12-06 14:31来源:未知 整理:admin
摘要:下午有茶友聚会,小天说要带他新收的绿茶来和大家分享。在网上,小天曾发过一些用古法茶碗泡绿茶的照片,有一款蒙顶山茶,很漂亮。抽绿的芽盛在白色的瓷碗里,一汪清水把芽头泡开,就像新鲜采摘般嫩绿,碗里的茶叶如清晨刚冒的尖,早早被收入碗中,待识香的

下午有茶友聚会,小天说要带他新收的绿茶来和大家分享。在网上,小天曾发过一些用古法茶碗泡绿茶的照片,有一款蒙顶山茶,很漂亮。抽绿的芽盛在白色的瓷碗里,一汪清水把芽头泡开,就像新鲜采摘般嫩绿,碗里的茶叶如清晨刚冒的尖,早早被收入碗中,待识香的人品赏。虽然从来没见过小天,仅在网上聊过几回,他的照片让我眼前一亮,在如今追求方便快捷的时代里,能拥有这样的心境,返璞归真,因而对他的印象很深。

有天下午,我发现自己收藏的竹叶青因没好好保存变了颜色,香气尽失,觉得可惜,在茶友群里说了甚为遗憾的心情,群友小天很快就有了反应。他说,你试试用微波炉“叮”一下,用热度把香气逼出也许还能喝出香来。我按他的方式去做,结果并不理想,但小天很执著,他坚持说我“叮”的时间太短,鼓励我再试。我喜欢竹叶青并不是只是贪图它的香气,只是喜欢看着它在茶杯里自由舒展,清香四溢,若因求香而伤了茶叶,就得不偿失了,所以拒绝再试。小天久久不见回音,最后发了个冒汗的头像,无奈地说,反正都坏了,何必怕伤。我在电脑前笑了,可以想象小天对我的行为不予理解并摸不着头脑的样子。其实,他哪里知道,人若爱上一件东西,就算它早已缺失原貌,心底里那份情感总是要珍藏着的。

面对变得灰暗的竹叶青,和往昔一样,用温和的水来泡它,看着茶叶依然如往日般在玻璃茶海里一枚枚直竖起来,尖尖地挺着身子,正在一漾一漾地在完成它们最后的舞蹈。竹叶青的香味随着水气飘散蒸发出来,清清淡淡,撩拨人心。忍不住还是要喝,轻轻一口送入嘴中,水温刚刚好,茶味虽然有些浊,但还是香的。入口那一刻就想告诉小天,虽然他的“叮”没能让叶儿恢复,但似乎还了一点魂,不然那依稀可辨的香味中怎么会多了些沉气,让人忧伤。

我赶去赴茶友聚会,目的是为了小天收藏的碧螺春。老早就听人说过这款茶,有人说那是种“吓煞人香”的茶。有人说,这茶不是一般人喝得出其中滋味的,它有股如“女人般的霸气”。我一直没喝过正味的碧螺春,当然不想错过这次品茶的机会。赶到我们的茶聚地点已近黄昏,斜阳透过玻璃窗洒在茶攀上,金晃晃的,坐下,视线越过茶具沿着邕江逆流而上追寻斜阳。

小天这次拿过来的碧螺春,东山、西山两种都有,东山的茶叶毫明显比西山的多,毛茸茸的,只只叶儿卷在那儿留着小小尖尖的尾巴,极其可爱。

茶友小左先温好水,很郑重的样子,把水高高落入高杯中,杯中的茶毫顿时翻滚起来。小左说,那叫“风起云涌”。小天笑说,对他而言像“烟雾滚滚”。为小天的玩笑我们都乐了,小左却还是那么认真,他不苟言笑地说:“嗯,也是那样的感觉!”

小左就是那样认真的人。第一次见他,他教我们喝铁观音,很认真地强调品茶每一个细节和感受。他每次泡茶都做到完美,从水温的控制和闻香的时机,在要求上都有所讲究。记得那天试了几款铁观音,面对不合格的茶,小左会反应强烈,直言不讳;面对好茶,他一副很享受的样子,在鼻喉中深深品吸,还说真正好的铁观音不会卡喉。其实每款茶叶,无论价格高低,都有可取之处,品茶如同人生,如果追求极致,会累了自己。

碧螺春入口的时候,并没有我期待中的那样惊人。心想,也许是因为期盼得太久,期待得过高,所以待到品尝时却一时间不知所措的原因吧!那一刻心里只知道焦急,再品不出什么茶性来。

随后的西山碧螺春就更难喝出茶的好味道了。小左对茶没做任何评论,只看着杯中泡了几泡之后的茶叶告诉我们,碧螺春还有一个特点:茶叶在杯中泡过之后会逐渐升起,涨得越高茶就越好,好的碧螺春泡开后能涨三倍以上。小左所指的是针对茶叶的弹性而言,好的人生在适宜的环境中也能发挥出数倍能力。

我们静静地候在那里看叶儿在杯中涨,夕阳在窗外红红的晕开了整片天,艳艳地铺散着它们的激情,阳光打在透明的高杯上,红色在外,绿色在内,中间隔着一层暧昧的桔黄。

喝过碧螺春茶之后谁都没有说话,因为感受不深,所以没了言辞。有人建议再喝竹叶青,小左温好水、泡茶。竹叶青是我最喜欢的绿茶,所以对它的茶性很了解。当大家都还在欣赏茶形时,闻到茶香我就忍不住说,这茶小左没泡好。众人品尝后也极力认同,可小左却不介意,轻笑答:“这是因为刚才喝过碧螺春。碧螺春的魅力所在就是这样,如果你喝了碧螺春的话,那么再喝什么茶都不可能如从前一样好喝了。”果不其然,后面还泡了几款好茶,可是再没有以前的美味。

我回头想起碧螺春茶,它的霸气果然是在不知不觉中体现出来的,犹如一位纤纤女子,刚见面时不经意,站在身边也不起眼,但是若有事情发生,她的气魄便显现出来,即使在她面前再有能耐的人也不得不敬三分。

这样的感受,就对应了碧螺春茶的好处吧!原来,女子般的霸气更为霸道呢!若要喜欢这茶是不是要沉下心去品味呢?我期待着和小天再品碧螺春茶,以能品出它的花香和果香才叫好呢!

昙花梦

喜欢昙花,那是很小就有的一种情结。那时的家有一个2尺见方的小阳台,阳台上唯一的一个大花盆里长着活像巴掌一样直愣愣的青色叶子,说它们是叶子似乎并不十分准确,干瘪瘪的,那般丑陋,放肆地伸展着,很难想象它会开出美丽的花儿来

可父亲常指着丑叶子旁伸出红色的花苞说,它们会在夜里开出极美的花儿——“昙花一现”是出了名的美呢!

就那几个“肉疙瘩”会长出美花?好奇心促使我那颗稚嫩的心生出疑窦。好不容易待到天微暗就趴在椅背上,眼睛眨也不眨地瞪着那盆极丑的叶子旁的“肉疙瘩”,生怕错过了每个细节。

可是等呀等呀,那几个“肉疙瘩”除微微有些鼓胀外,没半点美丽的先兆。心灰灰的,跑回屋里,烦躁地绕了几个圈,只好去质问父亲是否撒谎。父亲一脸地笑,指着我的鼻子说:“傻孩子,昙花要在半夜里才开放。”我只好跑到厨房里拼命地往肚里灌水,只求半夜尿尿的时候,可以起床看到美丽降临人间。

这招真灵,果然准时起床,摇摇晃晃地从厕所回来,经过阳台微微张开惺松的睡眼,那一盆的纯白直刺眼睫。“呀!开了。”我手舞足蹈,忘了睡意,蹲在那儿看起花来。

那些“肉疙瘩”已舒展开来,个个都像注入了灵气,花瓣如仙子的翅翼,满满的,围成圈在微风中轻轻颤动;包围着它们的花萼肉红肉红地像无数根触须在和着月夜吟唱呢!四周寂静极了,空气里带着一股幽香;花芯中点点淡黄更使得花儿美到了极至。我痴痴地望着它们,心里直喃喃:“好美!好美!”

不知不觉地,我被沉醉得入了梦乡,也不知父母是怎样把我抱回睡床的,只知那夜的梦好美好纯,好满足。

版权声明: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自www.blchun.com(碧螺春网)。
手机点击加入2000人碧螺春绿茶QQ专业群:83631799,“鉴别真伪、提供原产地正宗大山茶”我们保证相关碧螺春绿茶的茶叶问题有问必答!

碧螺春百科
碧螺春辨别